半夜兩點不要去7 11!!!

小明是個夜校生,因為可以白天睡覺,晚上上下課後,回家洗個澡,

11點半在去上班,值大夜班到清晨6點。
因為店裡工讀生較少,大部分是女生不能上大夜班,
所以大部分都是由小明在值班。
有一個星期一的晚上,小明值班到凌晨2點多,
已經一個小時都沒人來買東西,於是小明就在櫃台上打起瞌睡來,
但小明並沒有熟睡,只是閉著眼睛,隨時保持著警戒,
如果有人進來,自動門也會有聲音。
小明閉眼過了幾分鐘,突然覺得店裡角落的冰箱附近有怪聲,
小明由天花板的反射鏡看去什麼人也沒有,心想可能是聽錯了,
而且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人進入商店,但小明就在這樣想時,
有一個黑影慢慢靠近樻台,原來,在小明面前的是一個中年女子,
小明心狂狂的跳著,覺得冷氣開太強了,怎麼突然間這麼冷,
小明心想著女子是人還是鬼什麼時候進來的?
小明趁女子不注意時偷喵了一下她,還好她有腳在地上走著,
因該是人沒錯,小明告訴自己,不要亂想。
第二天,小明換好衣服準備離開時,店長突然叫住他,
店長對著小明大叫說:「你怎麼在收銀機裡放那麼多冥紙!」
小明一聽是冥紙心裡一驚,馬上跑過去看,真的有一疊冥紙夾在鈔票中。
小明想昨天真的遇鬼了,小明把昨天的是一五一十的告訴店長
只見店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過一會,店長把監視錄影機到回來看,只見小明對著空氣講話,
像在眼獨角戲一樣,還把錢找給了,空氣什麼人也沒有.......

 
事情的經過................
一個身穿黑色長裙的女人走進了7 11便利店,當時,我正趴在收銀臺上打瞌睡。
 
那個女人用塗了蔻丹的手指輕輕點了點桌角,我就打了個激靈醒了。“結賬。”說完,便從她的錢包裏取出一張百元大鈔。
 
第二日清晨蘇景來接我的班,可是當我換下工作服打算離開時,他突然高聲尖叫起來,他大喊著,席子,你看收銀機裏面有什麽?
 
我看向收銀機,一顆心兇猛地沖撞起來。
我居然看到了一張仿真的百元冥幣,血跡斑斑地團在一起。當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桌子上的筆把它撥弄開時,我從喉嚨裏擠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——那血跡斑斑的冥幣中竟包裹著一根塗著紅色蔻丹的斷指……
 
蘇景的臉突然嚴肅起來,他說,席子,這個東西我們怎麽處理?我搖搖頭。他嘆了口氣道:“埋了吧,要是讓警察知道會更麻煩。”
 
那是我最倒楣的一天,我不得不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一百元補足了虧失的賬目。我怎麽也想不通,誰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打開密封著的收銀機呢?整個晚上我都坐在收銀臺裏打瞌睡,從未離開過一步。
 
我一遍又一遍地回憶那些陌生的臉,直到想到了她。她是我接待的最後一個顧客,從那之後我就再沒打開過收銀機。她染了血紅的蔻丹,在結賬的過程中,她都低垂著頭,依稀可以看見那慘白慘白的皮膚。是的,對於她的五官我並沒有任何印象,那是因為從始至終她都未擡起過頭。
 
夜特別的黑,窗外,下著淅淅瀝瀝的冷雨。
 
這一夜,我依然趴在收銀臺上打瞌睡,直到一個黑乎乎的身影無聲無息地走進了這家7 11便利店,她飄一般的行走方式讓我的心驟然抽緊了。
 
她小心翼翼地打開存放飲料的冷櫃,取出一瓶可樂,然後埋著頭徑直向我走過來。她打開錢包,取出一張百元大鈔,聲音低沈而沙啞地說:“結賬!”
 
依然是一件黑色長裙,依然是垂下的長發。當她伸出塗了蔻丹的手去接我找回的零錢時,我竟驚得把那些鈔票扔了一地。那一刻,我竟在她左手的無名指上看到了讓我心驚膽寒的一幕。
 
她居然受了傷?收銀機裏的那截斷指,難不成真是她的?
 
女人蹲下身,悄無聲息地撿起地上的錢,把它們折好放進錢包。然後她悄無聲息地離開了。看著她的背影,我的心突然抖了一下,一瞬間,我的腦海竟裏冒出一個念頭:她到底是不是個人?

syun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